咨询电话:400-810-1418服务与监督电话:400-006-6572

请身为游戏新人的你接收这个来自15年资深从业者的忠告

作者:Thor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2日

刚进入游戏行业的你,可能还没有听过TA这个岗位。TA(Technical Artist),游戏圈称“技术美术”,近几年,TA岗位在游戏研发团队越来越受重视,是一直急需人才的一个岗位。要说它是做什么的,我们可以说——是专为“解决问题”而生的一个岗位。

请身为游戏新人的你接收这个来自15年资深从业者的忠告

TA解决的是什么问题?TA是怎么解决问题的?

想了解这两个问题,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上个周末,火星时代总部报告厅,这位佛系小哥哥是怎么说的吧——

1.国内游戏设计领域成熟了吗?

请身为游戏新人的你接收这个来自15年资深从业者的忠告

 薛红杰,国内一线互联网游戏研发公司资深TA, 2004年由角色原画师入行, 2012年开始管理团队、创业,2016年成为一名技术美术。演讲中的薛红杰老师很佛系——话不多,但每一句都可以划重点。

 “入行十五年,我一直在搬砖。开始的时候搬的是小块的砖头,现在搬的是大块的砖头”,薛老师这样介绍道自己。入行以来,薛红杰老师见证了游戏美术在中国的变迁,从2D到3D,从单机到端游,再到页游、手游,随着渲染性能的不断提升,游戏界面也越来越精美。
2019年,不管你是不是游戏爱好者,你都能随口说出无数个手游的名字——《我叫MT》、《阴阳师》、《王者荣耀》、《和平精英》……

请身为游戏新人的你接收这个来自15年资深从业者的忠告

▲代表了业内顶尖水准的《王者荣耀》

所以,2019年,国内的游戏设计领域成熟了吗?讲到这里,薛老师提到了一个词——“下沉用户”。

没错,这是个不可回避的现实:长期以来,国内游戏产品面向的大多是不适拥有主机的玩家,也就是中低端PC用户和千元智能机用户。用户群体的下沉,决定了开发管线的进化方向。
当前国内游戏美术的开发管线大多较简单,而国际顶尖的3A产品美术管线要复杂得多,用到的技术点也繁杂得多。

想要向着国际顶尖水准的3A管线进发,我们面临着诸多挑战:海量的资产需求、巨大的世界地图、高密度的资深人才、庞大的团队……

管线越复杂,就越需要这样一个人,去将整个团队理清、黏合,和简化。

2.于是TA应运而生

请身为游戏新人的你接收这个来自15年资深从业者的忠告
 
垂直人才,磨炼的是自己在某个单一领域中的极限、效率,好比武侠小说里的世外高人,用自己擅长的武器时一招制敌,但换一种武器可能就不太灵光了。T型人才,讲究灵活,磨炼的是全方位的能力,用各种武器都能够游刃有余。

技术美术,属游戏美术领域最“T”(????)的人才,目前在国内游戏设计领域的从业者只有几百人,是专为解决研发环节里,美术和技术之间的各种问题应运而生的岗位。

从文章开头的图中,我们可以看到,TA的工作范畴超级多,但并不是让一个TA全都承包的。不同公司的TA岗位设置都不太一样,大致分为了管线、程序化资产、绑定、特效、着色器和效能这六个方向。

请身为游戏新人的你接收这个来自15年资深从业者的忠告

▲TA岗位六个方向

 “现阶段国内TA都是由行业经验丰富、既了解美术又懂得技术的多面手转职”,薛红杰说,“目前我所在的工作室,在国内已经算是顶级了。我的同事都是行业里至少10年以上经验的、游戏研发某个领域中的行家。”

3.“我能不能做TA?”

在讲座互动环节中,有不少同学就自己面临的问题向薛老师做出了提问。

 “我想把自己曾经原创的小说改编成游戏,我有网站开发的基础,现在我需要学习什么?”

 “我以前是做JAVA开发的,后来对VR产生了兴趣,所以来火星学UE4,我想知道未来选择哪个方向会更好。”

 “我现在在火星学习游戏动画,未来想做独立游戏,那么TA的六个方向,哪个离动画最近一些呢?”

还有一位隐藏大佬:“我现在就是一名TA,公司遇到的困境是,在面临一些问题时,分工变得很模糊,不知道应该让美术和程序哪个先行……”

请身为游戏新人的你接收这个来自15年资深从业者的忠告

 从他们的提问中,可以看出,每一个前来听讲的同学,都怀揣着他们自己的梦想。不过,他们都面临着一个共性问题,那就是“我究竟适不适合转职做TA”。

4.答观众问

对于这个问题,薛红杰老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人才要成长,行业也需要积累;现在国内TA这一块,整个行业都在摸索阶段,每个TA的成长路径也不太一样,目前市面上没有特别权威的教材或课程供大家学习。但有一点共性,如果同学们想从事技术美术,最好从现在开始有意识去扩充自己的知识储备。”

请身为游戏新人的你接收这个来自15年资深从业者的忠告

▲火星时代同学们对薛红杰老师的分享报以热烈掌声

而火星时代游戏教研经理孙智杰老师,也有着自己的补充——

在孙老师看来,年轻人一定做不了TA的说法,其实是站不住脚的,“我们已经将TA这种解决问题的思维意识植入到火星时代游戏设计学院所有班级的课堂教学和商业项目实训中,学生毕业可以站到更高的起点去进行职业规划。”

孙老师补充说:“在所有班级中,游戏特效班的课程设置,是和技术美术的岗位要求最接近的。”

薛红杰老师也验证了这一点——当薛老师讲到一个同时需要程序和美术两种技能才能实现的扰动例子时,在场的游戏特效班同学纷纷表示已经会做了。薛老师听到后,秒变预言家:“果然特效很容易转TA。”

讲座结束后,不少同学在公众号后台做出提问,而薛老师和孙老师也一一对这些提问做出了回答。我们选择了其中的一条放在这里:

Q:

请身为游戏新人的你接收这个来自15年资深从业者的忠告

A:

请身为游戏新人的你接收这个来自15年资深从业者的忠告

如果你担心自己年龄小,或者工作经验不足,想要做的岗位无法胜任。

我的建议是,跟在行业大牛身后,不断学习,提升自己。你就有机会成为和前辈一样优秀的人,被大公司认可。

我们将持续不断,将这些前辈请来,为你指路。

相关推荐